当前位置:??>??原创文章??>??正文
山里的阳光——出去的梦
发表时间:2016-10-30??作者:陈丽娟??浏览:495次

山里的阳光

——出去的梦

“走出大山”是一个苦涩的命题,山里人祖祖辈辈求解却似乎无解,三分薄田就是一代又一代人永不变更的事业。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,南粤大地春潮涌动,“知识改变命运”是农民信奉的真理,“学习棒棒的,到外面赚钱去”成了家长教育孩子朴素的信条。那时,幼稚的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,只是无端觉得那是一个很美的梦。

?进入小学读书,我的成绩一直很好。父母虽然高兴,但生性朴实憨厚,并不张扬。初中阶段,学校聚集三个村子的学生,而我的成绩依然遥遥领先。大舅父是在村里管电的,时常到学校收电费。可能是听表姐说我的成绩不错吧,有一回向校长及班主任老师打听。大家是一副查无此人的表情。“我们都叫她红”,但老师翻遍所有的学生成绩,凡带“红”字的学生成绩都不好。大舅父满是疑问,后来询问我的父亲。父亲才告诉他,我在小学注册的时候,嫌自己的名字不好听,就自作主张地挑了表姐的“丽”、姐姐的“娟”作为自己的名字,父亲只好去村里、派出所帮我改名。大舅父笑呵呵地夸我:“丽日娟好,成绩上游。”

?真正检验成绩的中考很快来临,年少轻狂的我不懂得中考的意义,还跟同学在复习阶段偷看小说、偷溜去玩。因姐读高中,父亲及熟悉家境的老师亲友都建议我报考师范——三年以后就毕业当老师、赚钱,这在当时,是最高兴的事。稍稍懂事的我不敢忤逆,但中考后,我却总在祈祷考不上,那就可以读高中大学,实现“飞出去”的梦——以我对父母的了解,我若考不上师范,他们一定会让我读高中的。但事与愿违,我考上了,乖乖地去师范面试。那是我第一次走出山村。揭阳虽是年轻的小城市,但于未曾见过世面的我,夜景已经像梦一样流光溢彩了。那年九月,我在村里人的赞扬声中走入揭阳这座百年名校——当时师范录取的分数线比市一中还高两分。

?我还没有完全适应小城市的生活,三年时光却过去了。稚嫩的肩膀扛着并不沉重的行囊回来。母校的校长找到了我,希望我能回母校,我答应了。不经事的我还来不及打算出去,就懵懵懂懂地留下来了。村子还是革命老区的样子,偏远而落后,当时的学校,临近退休的老师居多,学校似乎缺少什么。我们几个年轻老师,可能也因为忙于提升学历吧,课后都没什么活动,唯一一次是放学后,跟两位师姐拿着自考的书,到学校后面山下水库边的竹林读书而已。仰望繁密的山林,慵懒的夕阳挂在树上,沉迷书本的我们,连爬山的想法都不曾有过。后来听说有老师带了茶具到山脚下泡茶,有些羡慕;而读书时两次山顶烧烤,只剩下斑驳的记忆而已……参加工作前五六年间,除了教书就是读书、考试,我收获了大专、本科的两个文凭。可以说,山居的日子简单平静,而我沉醉其中。

?学校值夜班,宿舍里边录音机最大音量的歌曲——是张学友的曲子,我不知道那略带伤感的情绪是否感染了后山,只知道后面的山石林泉是寂寞的。有时,我自己不用开录音机,张学友的歌曲此起彼伏。一边是师兄的“你知不知道,我等到花儿也谢了……”,一边是师姐的“一路上有你……”,师兄姐俩人有情人终成眷属,并双宿双飞到城市发展,这让很多人都竖起大拇指,成了走出去的典范。再后来,学校年轻老师多了,大家都喜欢爬山、玩石。忙里偷闲,享受阳光明媚,体味山林静好。一直以来,因为专注教学,成绩突出,我成了毕业班的“专业户”,几次被上级评为优秀教师;也因为发表过诗文、论文,我被其他人誉为才女老师。看着一批又一批学生飞到外面去,“走出大山”这道苦涩的命题,在我与同事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求证中,似乎有了甘甜的味道。

?而我,也尝到走出去的“甜头”。在我教书的第十五个年头,我走出去了。出去两天,广州领奖!说来消息令人振奋,我有幸参加广东省首届山村优秀教师的评选,在逐级选拔评选中,我竟是幸运者——小小的山村教师,竟能得到中共中央、广东省等领导的接见,并且在晚宴结束时荣幸地跟叶选平主席合影留念,老省长平易近人,鼓励我“继续为山村教育事业做贡献……”我本卑微,却能享受行业的最高荣誉!载誉归来的那天上午,我跟一位山村教师聊了起来。他来自梅州,我以为他离广州比我近,满脸皱纹的山村老师,笑成一朵花:“远近以什么为标准呢?我到县城就是一百三十八公里的路程。”我咽下“曾有过走出大山的念头吗”这句话,因为老师淡定的神情宛若冬日暖暖的阳光,让人疑问顿消,踏实而沉静。

下一篇:装嫩的老女人
我要评论
验证码:点击重刷新
赶快抢沙发!

版权所有◎2014 - 2019?AG俱乐部|官网
备案编号:粤ICP备17140526号??广东省揭阳市环市北路以南新河路以西万景豪园东侧作家书城六楼
联系方式:0663-8619387??E-mail:3346432717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