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??>??原创文章??>??正文
旺铺转租
发表时间:2016-10-30??作者:杨冰??浏览:473次
旺铺转租

炎热的午后,已经退休多年的郑老师在旧城区临街的一个老房子前面,一动不动地站着,表情僵硬,像是从某个老年服装店里搬出来的人造模特。走近了看,你才会发现郑老师的眼睛里有四个字:旺铺转租。如果你再稍微看得仔细点,你还会发现,郑老师的眼睛里除非了那四个字之外,其实还有火。火在郑老师的眼睛里正一点一点地往上窜,可郑老师毕竟是冷静的,他眨巴了几下眼皮子,火就下去了些。

郑老师其实就是那个房子的主人。两年前,郑老师从这里搬到了新城区,以每月八百元的租金,把房子租给了准备开童装店的女孩小雪,租期三年。郑老师清晰地记得,在把房子租给小雪之前,他用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把房子里打扫得干干净净,几乎比他自己在这里住的时候还要整洁。他告诉小雪,自己本来是不想把房子租出去的,只是房子没有人住就不叫房子,只是一堆没用的砖瓦而已。在他看来,人和房子是需要互相照顾的。他希望小雪可以好好地善待房子,为此他不惜把租金降得低一点,尽量地减轻小雪的负担。小雪倒是没有辜负郑老师的一番苦心,在装修店面的时候,小雪特别嘱咐装修工人,即便多加些装修材料多耗些工时也不要损坏墙体。小雪的童装店开张那天,郑老师的房子也像是穿上了新装,看起来精神抖擞。让郑老师没有想到的是,小雪的童装店仅仅只开了三个多月,小雪就嫁人了,而且自从小雪嫁人那天起,店门就没再开过,门面上赫然贴着:旺铺转租。

这时,郑老师才发现,他和小雪签订的租赁合同上并没有“不得转租”的条款,郑老师懊悔不已。接下来的日子,郑老师每天都会骑着单车,从新城区赶到旧城区去看老房子,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郑老师每天看到的都是那张写着“旺铺转租”的红色纸张。直到有一天,郑老师碰见了小刘。小刘刚刚和小雪签了转租合同,正在打扫卫生。郑老师主动上前搭讪,小刘也很随和。郑老师从小刘那里了解到,小刘也准备要做服装,月租还是八百元,除此之外,小刘还给了小雪五千元的转让费。对于转让费,郑老师虽然是第一次听说,但他知道是怎么回事,说白了,就是分摊小雪原先装修店面的费用。毕竟小雪是第一个对店面进行装修的,而且装修的费用远远不止五千元。

小刘租下店面后,又对店面进行了一些新的装修,不久便开业了。说实话,对于小刘,郑老师心里是满意的,小刘卖的是少女服装,郑老师经常会买一些寄给远在外地的外孙女。可让郑老师又一次想不到的是,还不到两个月,小刘的服装店就关门了。电话里,小刘说她和男朋友正在环游世界,服装店已经委托朋友帮她转租了。

看着门面上又一次贴着“旺铺转租”,郑老师的心又一次提了起来。他琢磨着,与其让自己的房子在别人手里转来转去,不如不租了。可就在郑老师犹豫着要不要把房子收回来的时候,房子已经又有人续租了。这一次,续租的是一个看起来非常阳光的小伙子,小伙子准备开一家咖啡店。郑老师很快就了解到,这个帅气的小伙子叫小狼,小狼续租的月租仍然是八百元,只是转让费增加到了一万。和上次不同的是,小狼要开的是咖啡店,转到小狼手里的那些衣柜,吊顶,灯光,似乎都和咖啡店的风格搭不上调。可是,小狼并不在乎,转租后没几天,那些搭不上调的衣柜什么的,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后来,郑老师从小狼那里听到的话是,这年头,想租好的店面哪有不要转让费的?一万元的转让费已经算是很低的了。

小狼的咖啡店很快就开张营业了。这一次,小狼把咖啡店装修得格外气派,店面是一扇落地的大玻璃窗,和一顶墨绿色的窗篷,店里摆着一套进口的咖啡机,黑色的吧台配套着红色的吧椅,吧台里放着轻快的爵士乐,店里店外用的都是LED的电源。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,自从小狼的咖啡店一开张,郑老师就在暗地里估摸着小狼开这家咖啡店的费用。后来事实证明,郑老师是有先见之明的,小狼的咖啡店开了一个多月就关张了,原因是小狼的父母强烈反对。小狼的父母觉得,小狼整天守着咖啡店是很难找到好媳妇的,所以小狼的父母通过各种关系,帮小狼在一个事业单位找到了一份工作,小狼的咖啡店也就关门了。

小狼的咖啡店贴上“旺铺转租”的那一天,郑老师就给小狼打了电话。小狼租下店面的那天,就已经知道郑老师是房主了,所以小狼也很爽快,小狼说,既然是郑老师要租,那我就直接点,月租还是八百元,但你得给我两万元的转让费。郑老师一听就懵了,说你不是才给了小刘一万吗?小狼说,别说小刘那一万,光是我用在这个店的装修费就要三万多,要两万元的转让费,我已经是认亏的了。小狼说,我以后是不开咖啡店了,不然也不会只要两万元,但是郑老师,你可以转给那些想开咖啡店的人啊,你可以收他们三万元的转让费,这样你还可以赚些。郑老师说,我谁也不租了,你把店还给我,我把剩下一年多的租金给你总行了吧?小狼说,要这样子说郑老师你可就不讲道理了,我还是等着转给别人吧。

就这样,郑老师眼看着自己的房子就在面前,却要不回来,郑老师一下子就陷入了困惑。八百元租出去的房子,怎么八百元就租不回来了呢?两万元的转让费?是,两万元的转让费。可凭什么啊?凭什么要我花两万元买下那些一点用都没有的东西呢?郑老师始终弄不明白。

后来,经常路过小狼的咖啡店的人都知道,有一个老人,他每天都会骑着单车来到咖啡店门口,然后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,表情僵硬。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站在那里?他站在那里究竟想干什么?可是,渐渐地,他们又都知道,那个人就是已经退休多年的郑老师。


我要评论
验证码:点击重刷新
赶快抢沙发!

版权所有◎2014 - 2019?AG俱乐部|官网
备案编号:粤ICP备17140526号??广东省揭阳市环市北路以南新河路以西万景豪园东侧作家书城六楼
联系方式:0663-8619387??E-mail:3346432717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