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??>??原创文章??>??正文
小镇女人
发表时间:2016-10-30??作者:薛小娜??浏览:1553次

小镇女人

不知什么时候起,小镇上来了个摆地摊的女人,三十岁左右的模样,无职业,平时就在街头摆个小摊,卖卖服装,五颜六色的服装,有男款也有女款,有童装也有老年装,应有尽有。

女人是小镇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,她的皮肤白皙而润泽,明眸皓齿,乌黑发亮的发髻,举止优雅,身上总有一股淡淡的香味。

关于小镇女人的传说便如春天开了花也复活了的虫儿般四处飞窜。据说待嫁年龄的她,说媒的人络绎不绝,女人婉言推辞了那些家世显赫、家境殷实人的提亲,正面拒绝了在电信工作的小伙的热烈追求。却惟独选了他,一个既没有豪亲贵戚又没有万贯家财,长得很帅却在街头当小混混的他!两人情投意合,但双方家长却坚决反对。女方说,男孩不务正业,女儿以后没好日子过;男方说,女孩时辰八字太硬,会克夫。

他们不听这些,私奔了。私奔的结果是,他们一无所有!双方家长甚至不让他们进各自的家门!男人只好在小镇租了一间廉价的房子暂且容身。

私奔的日子,男人在小镇的服装厂以打工维持生计,不久,服装厂也倒了,工作也丢了。男人很沮丧,女人不以为然。说“丢就丢呗,咱们摆地摊做生意还不一样生活?”说来也怪,婚前男人整天跟一群小兄弟到处惹是生非,婚后竟对女人的话言听计从。

说干就干,男人找朋友借了几千块钱铺底,小摊就这么开张了。所经营不外乎男女老少的衣服袜子。

摊子生意出奇地好。同样的货,摆在她的摊上,干净整洁,赏心悦目。她卖的童装、成衣,比裁缝店做的便宜一大截。同款的袜子,衣服价格压得很低,而且对客人非常热情。市场上流动的闲人多,买东西的人就像善于闻腥的猫一样,哪里的东西价格便宜,就往哪里涌。不用说,女人的店面生意在市场独店鳌头,人来了一拨又一拨,邻摊的生意顿时冷清了许多。

一段时期,小街人茶余饭后,谈论得最多的就是这个女人。男人们的话语里带着欣赏,觉得她长得像演《新白娘子传奇》的赵雅芝。这让镇上的其他女人恨得和她不共戴天:狐狸精,专会勾引男人,不要脸,难怪公婆不让进家门……言语里带了怨怼:“一个摆地摊的,还喷什么香水!”隔天,却一个一个托人到城里去,设法买来和女人一样牌子的香水。

女人不介意人们的议论,照旧衣着光鲜,喷香水,优雅地守着她的地摊,坐在那里,不论从任何角度看她,都是那么动人,有如一支散发淡淡香味的白百合。这样的美,让人没有办法拒绝,所以大家有事没事都爱到她的摊子前去转转。男人们爱跟她闲聊两句,女人们更喜欢跟她讨论她的穿着打扮,她的香水。临了,都会买一件两件衣服带走,心满意足地。

几年后,女人攒足了钱,再贷一部分款,在城里居然盘下一个倒闭的服装厂。她把男人送去学习服装设计,做了自家裁床工。那几年普宁的服装行业搞得如火如荼,女人每天都有联系不完的生意。她则在服装市场来回跑,热情地招徕顾客。在来来去去的风尘之中,她照例是衣着光鲜,喷着香水,清清丽丽的一个人。她的厂也跟别家的厂不同,厂里被她收拾得异常整洁,东西摆放得整整齐齐,给人的感觉就是雅。所以服装市场的人,都喜欢来她的厂转悠,有合适的就拿货。

她的日子渐渐红火起来,却不料,一个平常而又漆黑的夜晚,男人心疼女人,让她先上楼休息,自己等客户来拉货。当晚竟很意外地出了一起火灾。一切毫无征兆!一切猝不及防!男人在这场飞来横祸中丧身!她的腿部也受了很重的伤,躺在医院里,几个月下不了床。所赚的钱全部赔进去了,还搭上几十匹布和十几万元的债务,女人的世界顿时天崩地裂。

男人的死,女人再度成了小镇人们的谈资。谣言很快铺天盖地:“这个女人克夫”、“漂亮女人是个灾星”……几乎在一夜之间,这些莫名而至的流言蜚语在小镇里传开了。流言蜚语就是这么个东西,像一阵风可以不断地添加各种调料,而且无孔不入,讲得越玄乎就越有人信,女人的故事被传得神乎其神。公婆对她恨之入骨——是她让他们失去了儿子,唯一的儿子,从此和女人彻底断绝了关系。

料理完后事,女人捧着男人的骨灰回到家乡。女人用男人的保险赔偿金还了贷债,又用所剩无几的钱买了两间极其简陋的房子。她说她要给孩子一个家,一个温暖的家,她不能让儿子因失去父亲而改变人生。

也许上帝有意惩罚这个漂亮的女人,在男人死后的第二年,她相依为命的儿子莫名得了肾炎。女人走遍全省大小医院,借遍所有能借的钱,孩子的病花了很长的时间都没治愈,而此时女人已负债累累。生活还得继续,孩子还得治疗。小镇人都说,这个漂亮的小镇女人,这下子倒下去是爬不起来的了。

可是半年后,她却在街头出现了,干着从前的老本行———摆地摊儿,卖些男女老少五颜六色的服装。她照例衣着光鲜,从容优雅,一股淡淡的香味。腿部虽落下小残疾,但却不妨碍她把脊背挺得笔直,也不妨碍她脸上挂上明亮的笑容。她的小摊依然红火。

小镇便有了个永远新鲜的传说。有人说:小镇女人找到名医,儿子的病治好了。

三年后,摆地摊的女人竟然还清了儿子治病欠下的债还略有积蓄,她又买了几辆缝纫机,请了五个下岗女工,就在小镇丁字街开了个时装店,对外挂出了加工服装的牌子。女人本身就有一手精湛的裁缝技术,她的装扮,本身就是一个活广告,廉价的衣服,穿在她的身却显得十分得体鲜亮,引人注目。再加上她待人和善,做工又好,她做的衣服,花色款式新颖,拿到市场上买,很快就被抢购一空。

小镇女人的故事传奇便从一个一个细节,连缀成了一个几十集的电视连续剧,在小镇人们的口头流传。原来跟她有生意来往的客商闻讯前来探询,订单有如雪片般飞来,名气在圈内也响亮了起来,据说她的服装远销海内外呢!

她又贷了款,东山再起,不再摆地摊了,而是办了一个服装厂。

五年后,女人卖掉了原先破旧的房子,在小镇新盖了一栋三层高小洋楼。

十年过去了,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,小镇女人的回头率依然是百分百,依然光彩照人,如花的笑靥令晨曦失色。时间在她身上,竟变成了平添她魅力的催化剂,这个有着光芒的女人,经受了生活中种种难以忍受的痛苦,光芒不断生长。她用半生沉淀的精华,把生命装点得格外精彩。小镇上的人都说,女人的头是顶着阳光的!


我要评论
验证码:点击重刷新
赶快抢沙发!

版权所有◎2014 - 2019?AG俱乐部|官网
备案编号:粤ICP备17140526号??广东省揭阳市环市北路以南新河路以西万景豪园东侧作家书城六楼
联系方式:0663-8619387??E-mail:3346432717@qq.com